<code id='6clzf'><strong id='6clz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6clzf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6clzf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dl id='6clzf'></dl>
        1. <tr id='6clzf'><strong id='6clzf'></strong><small id='6clzf'></small><button id='6clzf'></button><li id='6clzf'><noscript id='6clzf'><big id='6clzf'></big><dt id='6clz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clzf'><table id='6clzf'><blockquote id='6clzf'><tbody id='6clz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clzf'></u><kbd id='6clzf'><kbd id='6clzf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6clzf'><em id='6clzf'></em><td id='6clzf'><div id='6clz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clzf'><big id='6clzf'><big id='6clzf'></big><legend id='6clz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i id='6clzf'><div id='6clzf'><ins id='6clz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6clzf'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6clzf'></ins>

            偽造的情書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金瓶梅1在线观看_金瓶梅2_金瓶梅2 下载

              平生偽造過的文字,是一封情書。

              北大荒,一年的日子,有半年與白雪相對。雪之單純、單調讓人覺得無聊。打發日子最好的辦法是打賭,其次是惡作劇。

              壺蓋是我一校友的外號,緣自何起因已記不起來瞭。壺蓋比我們年長一兩歲,以臟、懶、饞而遭人厭。壺蓋身上養瞭不少蟲:以虱子為多(地面部隊),臭蟲次之(坦克部隊),跳蚤又次(空降兵)。壺蓋因蟲累贅而面色蒼白,終日坐在那兒,將手探入衣服,清點、整編他的三軍。時有自語式的演說囁嚅出口。壺蓋大多數精力都用來對付那些蟲子瞭,生活消沉,落寞。

              想偽造一封情書給他,是我另一位校友燒雞的主意。大概是想對其低落的情緒有所啟發。主意出瞭,由我來寫。當年並沒有見過《情書大全》、《席慕容詩集》類的書,隻有憑空造句。為生動起見借用瞭一些當地的俗語和語氣詞。還記得其中一些文字:“×××:你這小夥兒真不錯!俗話說,澆花要澆根,澆(交)人要交心……你如想與我相識、相知、相愛的話,咱們×日中午在供銷社門口相會……”署名用瞭當時很流行的“知名不具”。全文廣用感嘆號,燒雞讀完後很覺不錯,為表示對我文字的欽敬,買瞭一瓶劣質草籽酒獎賞我(追溯起來,那該算我掙的第一筆稿酬)。

              情書放在瞭壺蓋臟而亂的鋪上。大傢邊打撲克邊留意他的種種舉動。他大致的過程是:進屋,爬上鋪,發現情書,坐讀一遍,臥讀一遍,背身讀一遍,呆想一遍,收起情書,此時有光彩從臉上溢出。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幾天,壺蓋大燒熱水,洗煮自己的被褥和衣褲。因顏色間的相互感染,宿舍中晾滿瞭色彩可疑的褲褂。此間他去外連籌借到瞭一件呢子外衣和一雙懶漢鞋,一副皮手套。

              大傢知道他在為那個虛假的相約而狂熱地準備著。轉眼全連三百多知青都知道瞭,獨瞞著他一人。這有點殘酷,我曾試著點瞭他兩次,沒用,他很興奮,這戲必須演完瞭才能收場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個壯烈的場面,壺蓋在漫天的大雪中,穿著單薄不太合身的服飾站到瞭供銷社門口。全連的男女知青,在後窗戶中看著他。雪落在他頭上,雪落在他的睫毛上,壺蓋平靜而堅定地站著,專心地等著那個時間的到來,甚至從頭上撣去雪花的空暇都沒有。他被單純的雪染白著……

              羞辱從我們的心裡生出來,壺蓋的堅定坦白,讓人慚愧。燒雞打開後窗戶喊他。直至兩個人跳出去,把他架瞭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以後的幾天,他依舊穿著那服飾沉默地出入。大傢有點擔心,有天晚上,我拿出那瓶草籽酒來,要求與他共享。他喝到中間時說並不因為這事而恨我們。至今他也不相信那封信是假的,他知道有一個女孩會為他寫這樣熾烈的信。她總有一天會再與他相約。

              他沒什麼可該勸慰的,他比我活得痛快,他心裡有瞭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