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5dll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5dll'><em id='5dll'></em><td id='5dll'><div id='5dl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dll'><big id='5dll'><big id='5dll'></big><legend id='5dl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5dll'></span>

<dl id='5dll'></dl>

<code id='5dll'><strong id='5dl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 id='5dll'></i>

  1. <tr id='5dll'><strong id='5dll'></strong><small id='5dll'></small><button id='5dll'></button><li id='5dll'><noscript id='5dll'><big id='5dll'></big><dt id='5dl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dll'><table id='5dll'><blockquote id='5dll'><tbody id='5dl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dll'></u><kbd id='5dll'><kbd id='5dll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5dll'></ins>

        1. <i id='5dll'><div id='5dll'><ins id='5dll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賢惠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          • 来源:金瓶梅1在线观看_金瓶梅2_金瓶梅2 下载

            老公說:“我看瞭一下文學城挑老婆的標準,除瞭‘賢惠’,你基本都達標瞭。‘賢惠’還蠻重要的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須努力。”

            我先是傻呵呵地樂瞭半天,感覺自己仿佛離一級運動員隻有一步之遙,笑瞭三分鐘後頓時回過神來,拍瞭桌子一下:“我還不夠賢惠?再說你又何德何能?我若完美無缺,憑啥找你這個歪瓜劣棗?”

            老公嘆口氣,轉身離去前丟下一句話:“這就叫不賢惠。”

            我雖然貌似兇惡,內心卻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奔向完美的沖動。“賢惠”是個抽象的形容詞,其中的底蘊我短期內是學不到的,那就先做個“形似”好瞭。

            晚上九點起,我就開始為“賢惠”做前期準備瞭。我首先做瞭個綠泥面膜,然後補水,接著去刷牙和洗澡,把自己捯飭得香噴噴的,然後躺在床上等老公來檢閱。

            老公進屋瞭,說:“不錯啊,今天沒見你盤著腿兒坐在床上打字,換瞭個姿勢,躺著上網瞭。”

            我說:“我賢惠瞭,我把自己收拾得特幹凈,香香地躺著。”

            老公說:“香香地躺著要光光的才算數。你怎麼從頭武裝到腳,連襪子都沒脫?”

            我臉紅瞭,沒敢告訴他身材不好,沒有光光的勇氣。

            我要好看的賢惠,所以要先治本。我下午花瞭大價錢買瞭套惠蘭瑜珈,沒做20分鐘就趴在地上伸舌頭瞭。

            瑜珈不是為胖人設計的。其中有個動作是左腿壓右腿,手從裡頭掏出另一隻手勾一起,當我左腿好不容易壓上右腿的時候,裡頭壓根就沒縫容我穿過一隻手,所以這節操我放棄瞭。後來我放棄的就多瞭,基本上這個做不瞭,那個碰不到。

            賢惠很難達到,我也放棄瞭。

            元旦前一夜,老公召一幹朋友到傢吃飯。我從清早就率領傭人一起忙碌,到晚上開飯時,整出大大小小十幾個菜、一個湯、一份甜點和一盤水果拼盤。大傢吃得肚皮翻過來。 老公又喝多瞭,在送朋友回去的路上步履蹣跚,好幾次掌握不瞭平衡倒在我身上,回傢以後就一直嚷著身體燒和心燒。我突然有種莫名的擔憂,怕他今夜突發心臟病或者腦溢血。

            他還沒到廁所邊就吐得稀裡嘩啦,滿地殘渣混合著難聞的酒糟味。我拿漱口水給他漱口,端個小凳讓他坐在廁所邊吐,又燙瞭條熱毛巾給他擦臉,趁他又吐的工夫趕緊去泡茶,再來替他捶背。

            他說:“我要洗澡。”

            我去拿內衣和內褲,經過他身邊的時候被他一把抱住:“奇怪,今天怎麼這樣賢惠?”

            “你哪次上吐下瀉我不貼身伺候?”

            他說:“你以前也貼身伺候,卻嘴巴不閑。”他還學我的口氣說:“叫你海吃胡喝,吐死你!好像八輩子沒見過酒一樣!酒是你前世小秘啊?”

            我以前一直在想:我上替他伺候老,下替他哺育小,中間還提供優質性服務,該幹的活兒一樣沒少,怎麼就不賢惠瞭?鬧瞭半天,毛病在嘴上。

            他洗完澡瞭,濕濕地躺在我身邊,說:“今天換洗發膏瞭,味道很好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一嗅,拍瞭他的頭一下:“竟然拿我的沐浴露洗頭?”他嘿嘿嘿地笑瞭,說:“怪不得邊洗邊覺得有股溫暖的味道,原來是老婆的味道。”然後他頭一歪睡去。

            我終於賢惠瞭,在有瞭兒子以後。

            以前他隻是我的丈夫,現在是我的親人瞭。我可以換個丈夫,可孩子怎麼能沒爸爸呢? 所以我要對他好,讓他開開心心的,能活得長一些,與我到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