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chl16'><strong id='chl16'></strong><small id='chl16'></small><button id='chl16'></button><li id='chl16'><noscript id='chl16'><big id='chl16'></big><dt id='chl1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hl16'><table id='chl16'><blockquote id='chl16'><tbody id='chl1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hl16'></u><kbd id='chl16'><kbd id='chl16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chl16'></ins>

  3. <span id='chl16'></span><i id='chl16'><div id='chl16'><ins id='chl16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chl16'><strong id='chl1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chl16'></fieldset><dl id='chl16'></dl>

        <i id='chl16'></i>
        <acronym id='chl16'><em id='chl16'></em><td id='chl16'><div id='chl1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hl16'><big id='chl16'><big id='chl16'></big><legend id='chl1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學霸猛如虎,不如嗅薔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• 来源:金瓶梅1在线观看_金瓶梅2_金瓶梅2 下载

          【it男再奇葩也敵不過it女】

          我讀研二那年認識瞭周荷,她是本科二年級的學生,響當當的校花。

          不過我認識她倒不是因為她的美貌。

          當時我的研究生導師孫志維是她的班主任,那個對我極其偏愛的儒雅小老頭被周荷黑得一塌糊塗。學校的貼吧或者微博都有她的投訴,她還惡搞瞭導師的一寸照,在師大廣為流傳。

          孫老師為人比較隨和,是個時尚的小老頭,平日裡還總去某寶搜一些明星同款來穿,我們私底下都叫他老孫。

          周末我還在機房就接到老孫的電話,他叫我吃過午飯去一趟辦公室,我到的時候隻有周荷一個人在那裡。她嘴裡嚼著口香糖,用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眼神看瞭我一眼:“嘿,你怎麼惹到孫志維那個老頭瞭?”

          我笑著聳瞭聳肩沒有回答,反問瞭一句:“那你呢?”

          她有點得意地指瞭指老孫的電腦:“沒什麼呀,就是黑瞭老頭的個人網站而已。”

          其實那時候我覺得周荷對我的印象還挺好,但這好感僅僅持續到老孫笑呵呵地推開辦公室的門,他拍我的肩語氣任重而道遠:“樊星啊,那個小丫頭又把我的網站黑瞭,今天下午你可一定要弄好,我晚上還得上成績。”

          好一個“又”字,這次周荷總算知道那個一直暗中幫助老孫的傢夥是誰瞭,我朝她的方向偷偷看瞭一眼,毫無疑問得到瞭一記鄙視。

          老孫對周荷算是夠寬容的,不說遠的,就說周荷近期幾大罪狀,隨便哪一個上報學校都能定她一個記過處分。這次周荷下手比較狠,頗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覺,所以當我擦瞭把汗宣告搞定的時候周荷有一瞬的愕然。老孫對我的手藝還算滿意,他搗鼓瞭一下自己的電腦笑著對周荷說:“好瞭,你回去吧,下次不許胡鬧瞭。”

          胡鬧?老孫還真是肚裡能撐船啊,別的不算,光是他的個人網站這個星期就已經被周荷黑瞭四次,換作其他老師恐怕早就怒瞭。

          周荷走的時候還狠狠地摔瞭一下門,我看瞭眼老孫,他沒有絲毫怒氣,隻是像自言自語似的說:“周荷是個好苗子,隻要好好引導將來肯定瞭不得。”

          我蠻能理解老孫,我們學編程的在本科期間大多是插科打諢,選擇繼續讀研考博的很少,這也是老孫喜歡我的原因之一。相識之初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你都敢給我當研究生,將來必定天下無敵。”

          所以老孫格外惜才,尤其是對在讀本科就如此出眾的周荷。

          人人都說it男奇葩,我承認,比如我正和女朋友聊天,突然想到一個更簡潔可行的方法,便立刻關瞭qq去敲代碼都是常有的事。

          但是遇到周荷之後我就不這麼想瞭。

          自從周荷知道是我在幫老孫修復網站之後,老孫的網站就再沒被黑過,並不是周荷被我華麗的手法和深厚的內功嚇怕瞭,而是她決定直接黑我。比如在我醉心編程的時候黑瞭我的qq,和我女朋友聊得風生水起。這件事的結果就是在我和女友三周年紀念日那天,女友把我送的小雛菊甩到我臉上,怒吼瞭一句:“樊星你這個賤人,就你那一米七的個頭還想劈腿,腿夠長嗎你?”

          所以,我失戀瞭。

          不過你們別聽我前任胡說,其實我有一米七三的。

          【我願意為朋友兩肋插刀,但請賜我一劑麻藥】

          大概是我的不作為讓周荷覺得無趣,她強行加我為qq好友,每隔一分鐘給我發一個抖動,就在我想關瞭qq的時候她發來一條消息:你要是再不回話,我就直接去你寢室找你瞭。

          師大女猛如虎,進男寢如進廁所。這是師大廣為流傳的一句話,為此我裹緊被子很快回復瞭周荷:有事嗎?

          之後周荷的頭像就黑瞭。類似這樣的事情還很多,總之一個月的時間我被她弄得神經衰弱,寫代碼總是心不在焉。

          研究生的寢室是兩人間,室友阿亮經常偷拿我的高配筆記本打遊戲,而這恰恰是悲劇的開始。比如某一天我臨時有事沒關電腦就離開瞭寢室,周荷在qq裡發視頻轟炸,剛好把正在打boss的阿亮彈出遊戲。